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黄显声、黄彤光恋情情景剧摘录
点击次数:

黄彤光1942年被捕入狱, 1943年,被押解转入息烽集中营专门关押女犯的“义斋”。当时她分在息烽集中营会计室管账,黄显声是第三组给养组、第四组生产组的组长,因工作上的原因,两人得以相识。之后经常接

触,两人逐渐熟悉起来,在以后的三年里,他们共同面对着生与死,相知、相爱,一起走过了一段不寻常的岁月。

镜头一

黄彤光:(激动地走上前去,紧紧握住黄显声的手,黄显声也用力地握着黄彤光的手)黄将军,多保重啊。。。。。。

黄显声:你。。。。。。(慢慢地松开手,转向外)你们也多保重,咱们后会有期!

镜头:定格在黄彤光痴情的眼神上。


镜头二

黄彤光:你看我做的汤子合不合格?

黄显声:(抬起头)你什么时候学会做汤子的?

黄彤光:瞧这段时间,你到处奔走呼号,白天黑夜吃不好休息不好。一天天消瘦。你不是爱吃汤子面吗?我现找几位辽宁籍的朋友,跟他们学的,不知道对不对,你尝尝。

黄显声:(端过碗,深情地看着黄彤光)真为难你了!

黄彤光:瞎说什么,快趁热吃吧!

黄显声:(津津有味地吃了几口)还是家乡的饭菜香啊!(开玩笑地说)将来不知道谁有福气能娶到你这样的好媳妇。

黄彤光:显声,除了你,谁也没有这个资格。

黄显声:说着说着又提到这个话题了,我不是给你讲过了嘛,我只能是你的哥哥、兄长。。。。。

黄彤光:(非常委屈,眼中含泪,打断黄显声的话)我从河北追到武汉,绝不单纯是为了报答你三次救命之恩,你过人的才华、崇高的品格,你把天下兴亡视为己任的广阔胸怀,让我没法改变对你的感情。无论你怎么想,即使端茶递水,我也决不会离开你!

黄显声:(听后也很激动,但眼神瞬间转变成常态)你的心情我很理解,现在国破家亡,民众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作为军人,我们担负重要使命,抗战不胜利,怎么能去儿女情长呢?

黄彤光:那抗战胜利后呢?

黄显声:你这个鬼丫头,非要刨根问底。过几天,把手头的几项工作做完,我带到你延安,送你到抗大去学一门新知识,到了延安你就会知道,延安的天是最蓝的。(微笑着陷入憧憬)

镜头:黄彤光听得如痴如醉,情不自禁地把手搭在黄显声的肩上,轻轻地依偎在他身边。

黄彤光:你是我心中的大山,我永远是山上常绿的冬青。

黄显声:冬青。。。。。。那我以后就叫你冬妹吧。

镜头:黄彤光深情地连连点头。

黄显声:冬妹,你还年轻,一定更要抓紧时间,多学一些东西,尤其是要学好俄语,将来有机会,到苏联去深造,你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黄彤光:显声,我还有一件事情憋在心里好多天,一直想跟你讲。

黄显声:什么事,你说吧。(边说边轻轻地把黄彤光搭在肩上的手挪开)

黄彤光:(边说边转身坐到桌旁,神情语气也严肃起来)这些天,我出门上街买菜,经常看到我们寓所周围有些形迹可疑的人在走动,为你的安全着想,你应该马上离开武汉。

黄显声:(听得很认真,转而哈哈大笑起来)小丫头,犯神经。我宣传抗日,提倡革命,鼓动救国,这是光明正大的事,谁能奈我其何?管他羊上树呢?吃完晚饭我陪你听戏去。


镜头三

黄彤光:显声,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说这话哽咽起来)黄显声:(莫名惊诧)冬妹!你怎么会在这里?

黄彤光:(边说边抽泣)一言难尽啊。。。。。。

黄显声:(非常急躁)说!到底怎么回事?

黄彤光:那天晚上你出去后再也没回来,我托朋找友好多天也没有消息。后来周公派人来告诉我,说有位外国人捎出你的信,说你被他们秘密抓去了。我也托了很多人救你,结果救你不成,我反倒被他们抓起来了。

黄显声:他们抓你是什么理由?

黄彤光:同情反蒋分子,言辞过激呗。

黄显声:这帮混蛋,连个女孩子都不放过,真是禽兽不如!你关在哪儿?

黄彤光:义斋。

黄显声:既来这里,就要有跟他们斗争的思想准备,自己也要学会保护自己。

黄彤光:你也要多保重啊!(黄彤光深情地看着黄显声)你把郑志星打了,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黄显声:我才不怕他们呢!管他羊上树的!

镜头:二人相对,似有万语千言,可又怕谈话太久引起敌人注意。

黄显声: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有机会我找你!

黄彤光:(会意地点头)哎。


镜头四

镜头:黄显声走进室内。黄彤光面朝外侧身躺在床上,泪流满面,无声地抽泣,几个女友围坐在她身边,低头默默无语。

镜头:黄显声的心在颤抖,但还是和蔼而又坚定地看了大家一眼,随后,走到黄彤光的床前,蹲了下去,可奈何周围人多,又不便多说什么,二人用眼神作短暂的交流。黄彤光面容憔悴,悲愤中露出惊喜。

黄显声:怎么了?为什么哭鼻子?

女狱友:彤光已病了好多天了,周醉也不给找大夫看病,刚才跟看守说了一句,她就横起来,我们不敢跟她吵,这不您就来了。

黄显声:不要紧,我来为你把脉。(黄显声轻轻地把手搭在黄彤光的手腕上,黄彤光幸福的泪水从眼角慢慢地淌了下来)

黄显声:不要紧,等我去弄点药,吃了就会好的。(将黄彤光的手放到被里)我知道你是被冤枉抓来的。(面对大家)现在这个世道不讲理的多得很,可你们又有点犟劲,不然也不至于从重庆转到这儿来。(面对黄彤光沉重而引导地)你的性格我知道,平时不说话,尤其憋在肚子里,憋不住就冒一下,可这有什么用呢?在狱中长了,同军统特务斗得久了,就得采用战略战术,不论遇到什么情况,头脑都要清醒,才能看清形势,绝不能悲观失望,要坚信咱们总有出头之日。你们都年纪轻轻,更应树立必胜信心。记住,咱们要虎在笼中威不倒!(手握拳,坚定地看着大家)


镜头五

镜头:众人也都跟着勉强地笑了起来,这时,黄显声提盒走到黄彤光床前,黄彤光以感激的目光紧紧盯着黄显声,黄显声把盒子放下来,蹲在床边。

黄显声:(关切地)怎么样,好点吗?

镜头:此刻的黄彤光心潮难平,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悲愤、委屈、相思、感激之情交织在一起,眼泪又夺眶而出,边流泪边不住地点头。黄显声掏出手帕亲切地为她擦掉泪水。

黄显声:(伸手摸了摸黄彤光的额头)还好,不发烧。(从盒子里拿出一碗药,端到黄彤光面前亲切地)来吧,把药喝了,休养几天就好了。

黄显声:(看黄彤光把药喝了下去,露出欣慰的笑容,拍拍黄彤光的手)好,打起精神来,不要自我摧残,有这么多兄弟姐妹照顾,一切都会好的。


镜头六

镜头:秋天的息烽阳郎坝,风和日丽,阳光洒落在大地上,黄彤光在黄显声陪同下,并肩在集中营的小路上散步,阳光照在黄彤光的脸上,绽出一副重生的笑容。她仰脸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极目远眺,眼中充满了渴望。转瞬,她的笑容凝固了,两眼直视前方,一种无比仇恨和愤怒之火在胸中燃烧,复又产生一种恐惧感,黄显声见状,立即明白黄彤光思想情绪变化的原因,顺黄彤光正前方望去。原来敌人座座炮楼,高高地立在山岗之上,荷枪实弹的特务正以警惕的目光四处张望。给人一种阴森恐怖之感。

黄显声:冬妹。(轻轻拍着黄彤光的肩头)

黄彤光:(双手暗中攥拳面对黄显声不无遗憾地)显声,我恨不能将他们砸个稀烂。

黄显声:(鼓励又自信地)会的,敌人的碉堡终有一天将被民众的铁拳所砸碎!这一天会到来的!

黄彤光:(转而直视黄显声并费解地)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给周醉这种人当生产组长?而当了生产组长又为他挣了那么多钱?

黄显声:(看着天真无邪的黄彤光,神秘地笑了笑亲切地)冬妹,不知道吧?(伸手刮了一下黄彤光的鼻子,看黄彤光一脸狐疑的样子,抬头又向炮楼看去)这个问题,我是出于三点考虑。(也不看黄彤光,边与黄彤光散步,便轻声道)第一,改善一部分难友的伙食。他们常年坐在阴暗潮湿的牢房,如果再不加点营养,你想想看,他们的后果将会怎样?第二,就是给难友们一个相对自由的活动空间,以增强他们的体质。第三嘛,我想咱虽身在狱中,也要争得一定的特权!(面对黄彤光,深思熟虑地进一步阐述道)至于给周醉创造点收益嘛,你想想看,那算什么?关键是我们获得了斗争下去的资本,在非人环境中我拥有了特权,我就可以利用它来为难友们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冬妹,你说是吗?

镜头:黄彤光边听边不住的点头,表示赞同,一种崇敬挚爱的表情油然而生。

黄彤光:(似有所悟地)那你是共产党吗?

黄显声:(深有感触地,答非所问地感叹道)唉,共产党真是太伟大了!

黄彤光:(不甚理解地)为什么?

黄显声:(无比自豪地)每有甘为他人谋幸福的,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共产党!你说共产党伟大不伟大!

黄彤光:(心领神会地)嗯!

镜头:此时的黄彤光两只手紧紧握住黄显声的双手,生怕分开。头靠在黄显声的胸前。

黄彤光:真没想到我们在这鬼地方相聚,今生今世我们再也不分离了。。。。。。

黄显声:(动情地)冬妹,不分开,(突然眼睛一亮)不砸碎这个活棺材,不分开也得分开。。。。。。

黄彤光:(依偎在黄显声的胸前,显声轻抚着同光的头)显声我怕。。。。。。(说着,黄彤光紧紧抱住黄显声的腰,把头藏在黄的胸前)

黄显声:(深情地)冬妹,不要怕,黑暗总会过去的。(二人紧紧地抱在一起,远处遮天的乌云散去,露出灿烂的阳光)


镜头七

镜头:一个破罐子里放着三根灯草,灯草在菜油的侵润下,褶褶生辉,黄显声和黄彤光围坐在炭火盆旁。黄彤光呆望着炭火,手拿火钳,不时地拨弄一下,黄显声腿上趴着一只黄白相间花猫,黄显声不时地用手抚摸着,二人都沉默不语。

黄显声:(看着黄彤光劝导地)年纪轻轻,何以如此悲观?

镜头:黄彤光情绪低落,依然呆望着炭火默不作声。

黄显声:我听周醉谈过你的案情。

镜头:黄彤光听到黄显声谈到关于她的案情的话语,猛然间抬头望着黄显声,欲从他的脸上找出吉凶的答案来。

黄显声:(认真地)周醉谈到,对于你来说,实际上没有什么突出的问题,也早就可以被释放出,只是由于你骂了他们几句,才转押到这儿来的。(看着黄彤光)冬妹,是这样吧?

镜头:黄彤光听到黄显声关心的话语,委屈万分,眼泪流了出来,顺着脸颊往下淌。

镜头:黄显声见状,心绪不安,表情庄重,从兜中掏出一条方方正正的雪白手帕递过去,黄彤光虽然看到了黄先生递上的手帕,但没有伸手去接,就那么神情木然地望着炭火,任眼泪扑漱往外流。黄显声抱着猫站起身来,走到黄彤光身边,将手帕放到黄彤光手中,黄彤光感激地望了黄先生一眼,接过手帕,思绪万千,稍后,捂住脸“呜呜”地失声痛哭。黄显声见此情景,心情难以平静,伸手在黄彤光的肩上轻轻地拍了两下,黄彤光转过身来猛地一下抱住黄显声的脖子,头靠在黄显声的肩上痛哭起来,转而变成抽泣。黄显声继而把把黄彤光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两个人越搂越紧。脸与脸紧紧地贴在一起。

黄显声:(手抚黄彤光的头鼓励地)坚强些,冬妹,你的眼泪证明了你的委屈和愤恨,但对军统特务们,我们不存在委屈!(手拍黄彤光的肩)

镜头:黄彤光依然止不住地抽泣。一会儿,才慢慢地停止哭泣。

黄彤光:(从黄显声肩上抬起头来,用手帕擦着泪水,边擦便理直气壮地)当时审问我时,戴笠在场,我跟他们拍桌子,问他们为什么抓我?我有什么罪?(义正言辞地)

黄显声:就是因为这句话,就将你关押到现在?

黄彤光:(点头)嗯!(眼中含着仇恨的泪)就这一句话竟冒犯了他们,对我转来转去地关押着,(停顿了一会儿),越转我越没信心,越转越感到黑暗,(向往地)哪里能看到光明?

黄显声:(手放在黄彤光的肩头,沉默了一会儿)你呀,还是涉世太浅。社会上的事,简直一点都不了解,既已如此,就得振作起来,留得青山在,日后才好跟他们算账。(伸手握住黄彤光的手)

镜头:两个人的手情不自禁地紧紧相握在一起,谁也不说话,只有那菜油灯在褶褶生辉。猛然间,黄显声似想起了什么。

黄显声:噢,对了,有个好消息,忘了告诉你。

黄彤光:(惊喜地)什么好消息?

黄显声:今天早上,周醉来找我,让我到贵阳出趟差。

黄彤光:(很惊愕,很紧张地)他会不会别有用心,半路上趁机。。。。。。

黄显声:(满怀信心地)不会地。我观察过了,以我今日之作为,他非但不会杀我,反而会更加重用我,何况,他也无权杀我!

黄彤光:(疑问地)那他要你去做什么?

黄显声:他让我去贵阳去给他买两辆卡车跑运输,那辆雪佛兰忙不过来。

黄彤光:这倒也是,只有一台车这段时间就收入不少。而熊顺生也说过要拨一笔钱去买车,说起来应该是真的。

黄显声:我反复斟酌过,他不会有诈。冬妹,我如果去,你需要什么赶快想好,待走前告诉我。

黄彤光:(高兴地)捎不捎东西并不重要,倒是有机会出去散散心才是。

黄显声:(故作认真地)既然无所谓,那我只好把给你捎东西的时间留给别人,你可别有意见咧。(说完挑逗地一笑)

黄彤光:(略带撒娇地举起拳头,轻轻地去打黄显声)你敢?我跟你没完。

黄显声:哎哟,哎哟!(假装被打疼的样子)

黄彤光:怎么啦?(着急地)我没用力呀!

黄显声:我说冬妹,你好狠哎,打得我,浑身好痒的!

黄彤光:(一听,满脸通红,站起来举拳又向黄显声打去)你真坏,你真坏!

镜头:黄显声嘻嘻哈哈地边向一边躲,小花猫在怀里“喵”地一声跳下去,跳到桌子上去,双眼奇怪地瞪着他俩。黄显声、黄彤光本被猫吓了一跳,现在一看那猫虎视眈眈的样子,禁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黄显声伸手搂过黄彤光的肩,黄彤光幸福地依偎在他的胸前。

黄彤光:(也似想起什么,抬起头来,一本正经地提醒着)到贵阳,那么远的路,借机跑掉吧。

黄显声:跑?(很坦然地)我为什么要跑?

黄彤光:(着急地)你怎么这样傻?大好机会,能早一天离开这杀人魔窟,为什么不呢?

黄显声:我不能走,集中营还有你,还有那么多难友!我在,就能为大家争取到一点自由,我不能走!

黄彤光:你不要管我,难友们也不会责怪你的!我想,这个机会太难得了。

黄显声:(伸手又搂住黄彤光,意味深长地)冬妹,你太善良了,太天真了!事情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停了一下)我的命运是跟汉卿、跟中国革命相关的!


镜头八

黄显声:你不要这么悲观?何苦要伤害自己的身体?(见黄彤光还沉默不语)冬妹,振作起来,管他羊上树呢!

黄彤光:(抬头看着黄显声,四目相对,随即又低下,悲观地轻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自由自在地生活在一起呀?

黄显声:(安慰劝解地)冬妹,别这样,活着一天,就要昂首一天。(双目注视着黄彤光,站起身,坚定地走到黄彤光面前,黄彤光慢慢地抬起头,与黄显声相视,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黄显声:(双手有力地抓住黄彤光的胳膊)只要我们能出去,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

黄彤光:(惊喜地)真的?

黄显声:(坚定地)真的!

黄彤光:(眼睛里放出光彩)说话算数?

黄显声:(一言为定地)当然算数!

镜头:黄彤光一下扑进黄显声的怀中,二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黄彤光闭上了双眼。黄显声热烈地亲吻了他光洁的额头。黄彤光幸福的面容上荡漾着渴求。黄显声慢慢地从黄彤光的额头吻向他的嘴唇。二人热烈地吻在一起,久久地,久久地,他们忘记了时空,包含着患难真情的爱在心灵的撞击迸发出灿烂的火花。

黄彤光:(半响,忧虑地喃喃自语)显声,如果我先出去,却没有能力保你出去,怎么办?

黄显声:(坚强果断地)我不用你保,你也保不了我。

黄彤光:如果我先出去,我一定不走,等着你!

黄显声:(半开玩笑地)说话算数?

黄彤光:(矢志不移)当然算数,海可枯,石可烂,我的心不变。

镜头:黄显声见黄彤光说完,转身走到黄彤光办公室前坐下,拿起毛笔,铺好纸,用魏碑体工工整整写下(特写)“民国三十二年夏历除夕书于钱休养中”的条幅。落款:黄惊中。写完后将条幅作为信物交给黄彤光。黄彤光看完后,以含情脉脉的目光看着黄显声,少顷,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激情如炉中炭火,熊熊燃烧。这时,新年的钟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镜头九

时间:1944年

地点:息烽黄显声囚室

镜头:黄彤光兴冲冲地推开黄显声囚室。

黄彤光:显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黄显声:什么好消息?是不是他们要释放你呀!

黄彤光:真让你猜对了,明天我就自由了!

黄显声:(由衷地)祝贺你!自由是最可贵的呀!

黄彤光:自由是非常宝贵的,可你还没有获得自由,这自由和幸福相差太远了。。。。。。

镜头:二人短暂沉默,陷入沉思中,黄显声走到书桌前,拿起毛笔,黄彤光在一旁研墨,黄显声在挥毫疾书,写罢将笔放下,双手捧起书贴,真挚地看着黄彤光。

黄显声:冬妹,古人把伤感的悲呤、失意的讽刺,惜别的叮嘱寄情诗书,凡此种种,都是以“愁”字为核心,可我认为,《满江红》一次慷慨悲壮,是我们革命青年、爱国儿女所应推崇的,你即将获释,就以这首词送你带为壮行吧!

黄彤光:(泪水夺眶而出,急切地)不!我不走!

黄显声:(放下纸,走到黄彤光的面前,紧拥黄彤光爱抚地)别耍孩子脾气了!你能脱离魔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为什么要哭呢?(说着给黄彤光拭泪)

黄彤光:(倔强地)我发过誓,你不出去我不走!

黄显声:(真诚地)傻妹妹,那怎么能算呢?

黄彤光:(义无反顾地)那怎么不算!

黄显声:(满怀深情地)我来问你,你爱我吗?

黄彤光:(点点头情不自禁地)爱!

黄显声:(直言不讳地)那我爱你吗?

黄彤光:(仰头目视黄显声良久,温情脉脉地)爱!

黄显声:(痛切肺腑地)你想想,既然我爱你,我又怎能忍心让你在狱中受苦?

黄彤光:(坚定不移地)不!(泪水又流了出来)我不走!

黄显声:(诚挚地)冬妹,别意气用事,你身体不好,在狱中治疗休养很不方便,你是知道的。

黄彤光:(倔强地)我不在乎。

黄显声:(疼爱地)可我在乎。倘若等我出狱,你的身体垮了那不是得不偿失吗?你说呢?

黄彤光:(依依不舍地)可。。。。。。

黄显声:(真诚地)再说,你在外面接应,我办事就方便多了,彼此里应外合有个照应。(见黄彤光已无话可说,赶紧接上)何况你还能在外面帮我。

黄彤光:(真心地)我能帮些什么?

黄显声:(心情放松地)在小的方面,如我需要什么东西,你可以在狱外买好送来,省得让看守买,既揩了油还不合意。大的方面,可以替我去找找人,或许可以把我从狱中救出来。

镜头:黄彤光见黄显声此话有理,亦不再坚持,而是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黄显声,二人相视良久后,又紧紧拥抱在一起,四片唇吻在了一起。。。。。。过了一会儿,黄彤光抬起头,满脸泪水,喃喃地。

黄彤光:显声,我想你时怎么办?

黄显声:我们每晚九点时,仰望星空两分钟,就仿佛又在一起了。

黄彤光:那我们就相约九点钟,我会天天等你的。。。。。。

黄显声:(依依不舍地)你放心去吧,我会出去和你相聚的。

镜头:二人相对无言,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黄彤光:(憧憬地)等你出去,我们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盖几间草房,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到那时。。。。。。

(黄显声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听着)

我们写一本书,把这黑暗的社会全写出来,让世间的人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息烽这样的人间地狱,那么多的好人都在这儿牺牲了。张露萍、张尉林、冯传庆、赵力耕。。。。。。

黄显声:冬妹!(打断了黄彤光的话)

黄彤光:嗯!

黄显声:(深思熟虑地)如果有一天我壮烈了。。。。。。

黄彤光:不!(急忙用手捂住黄显声的嘴)我不许你说这话。

黄显声:(很冷静的将他的手移开)冬妹!要冷静!

黄彤光:(焦急地)不!就不!

黄彤光:(用手搂了搂黄彤光,规劝地)别孩子气了,我是认真的。

镜头:黄彤光转身抬起头来看着黄显声很沉静、很认真的样子,就不说话了。

黄显声:如果我,我被特务杀害了。。。。。。

镜头:黄彤光眼泪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心虚不安的样子。

黄显声:(继续安静地说)你就是我的夫人,我是为中国革命事业牺牲的,我的一切均有你来处理。(看着黄彤光)听到了吗?

黄彤光:(使劲地点点头)嗯。(趴在黄显声的肩上“呜呜”地大哭起来)

黄显声:(也眼中溢泪,用手轻轻拍了拍黄彤光的肩,全面分析地)现在看来,狱中的斗争越来越艰巨,越来越复杂!应该说,蒋介石不垮台,张汉卿不出来,我也难有出头之日!

黄彤光:(无限焦急地)那怎么办?

黄显声:(成筑在胸地期望)以我之见,国民党已去日无多!共产党壮大得越快,国民党垮台便越快,我出去的日子也就越快。

黄彤光:(双手捧着显声的脸,手抚摸着他的头发)显声,你的头发又白了好多。

黄显声:(忧伤地)岁月摧不垮我的意志,却摧白了我的头发!哎,堂堂军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报国无门。

(一滴冰冷的泪水自眼眶滑落)


镜头十

字幕:自1944年底黄彤光获释后,一直未间断对黄显声生活的照顾和营救工作。1946年又随黄显声迁到重庆,住在刘姓朋友家中,一边工作,一边照顾黄显声生活,并联络有关方面,积极开展营救工作。

地点:江苏南京莫德惠宅邸。

黄彤光:(开门见山地)我找莫老先生,他在家吗?

黄彤光:(自我介绍地)我叫黄彤光,是黄显声将军的朋友,受黄显声将军之托来打扰您,真不好意思。

莫德惠:(兴奋并急不可待地)你是警公的朋友,他现在怎么样?噢,你看看我,只顾说话了,快请坐,王小姐。

黄彤光:(情不自禁地)莫老,黄将军现被蒋介石下令关押在重庆白公馆。。。。。。(边陈述边打开坤包将信交给莫德惠)

莫德惠:(边看黄显声亲笔信边老泪纵横地)我们听说日本人打到武汉前几天,特务把黄显声装进麻袋投到长江淹死了,(破涕为笑地)没想打这小子至今还活在世上。

黄彤光:(焦急万分地)莫老,您看?

莫德惠:(爽快地)警钟的信我都看了,你回去转告他,我一定给办,过些时候你来听好消息。

黄彤光:(激动而又担心地)莫老,你想请谁出来办?

莫德惠:(胸有成竹地)我先找一下中央保密局的罗纵科长,他会尽力的。

黄彤光:(高兴地)那就拜托莫老了!我代表显声向您致谢!


镜头十一

地点:黄显声囚室

镜头:看守罗修德转给黄显声一封信,是黄彤光约黄显声去罗修德住宅商量获释事宜。黄显声从罗修德手中接到黄彤光的信后,急速离开,边看边沉思。稍后,随罗德修一起乘车来到罗家。

镜头:黄显声、黄彤光、罗德修、罗夫人正在罗家二楼会客厅交谈。

罗德修:黄将军,王小姐为你的事找了不少人,做了许多工作,凭你对我的帮助,这个忙我一定要帮。

黄显声:(诚心地)谢谢罗看守。

黄彤光:(对黄显声讲了半天,最后说)这个计划完全可行,你不要再犹豫了。

黄显声:(激动地)真得谢谢你们,让你们费心了不过,这个计划我不能同意。

黄彤光、罗德修:(异口同声惊愕地)为什么?

黄显声:(耐心地)冬妹、老罗,道理很简单,我这样走会连累很多人,尤其是狱中难友。他们知道我走,肯定要对难友们实施报复,这样一来,很多计划都会受到影响。一个人的生命固然可贵,但放在民族大业中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用文天祥的话,就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假如蒋介石真对我下毒手,那他就更是遗臭万年了。

镜头:黄彤光含着热泪听完黄显声的想法,深感大失所望,目光紧紧地盯着黄显声,既遗憾又委屈,罗德修露出既敬佩又不理解的神情。黄显声心情也非常复杂。他既不愿看到黄彤光一次次因营救计划不能实施而露出的失望、痛苦表情,同时也无法告知她狱内外正在筹划的里应外合越狱计划。二人痛苦地对视着。

黄彤光:(无限深情地、喃喃地)显声你不能改变主意。。。。。。那也只好。。。。。。如此了。

黄显声:(如释重负地)这就好这就好。

黄彤光:(高尚而纯洁地)显声,既然这样,我就在重庆住下来,下个月我打算考取重庆正阳政法学院,平时住学校,周末回到瓷器口,带些书报、香烟、食品等给你,也让你的生活方便些。

黄显声:(感激地)谢谢冬妹,真难为你了。

镜头:黄彤光再也控制不住情感,他不顾罗修德夫妇在场,一下扑到黄显声怀里,泣不成声。黄显声也非常激动,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罗修德和夫人感动得流出了眼泪。


上一条:黄显声最后的岁月
下一条:从来壮烈不贪生 许党为民万事轻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