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小萝卜头”上学了
点击次数:

“小萝卜头”叫宋振中,乳名森森,他出生八个月就和妈妈一起被国民党反动派关进了监狱。监狱里吃的是发霉发臭的牢饭,长期营养不良;住的是一年到头看不到阳光既阴暗又潮湿的牢房。时间一长,可怜的森森被折磨的面黄肌瘦,长成了头大身细,像在砂砾乱石中生长的小萝卜头。监狱里的叔叔、伯伯们见他被糟蹋成这个样子,心疼极了,都亲切地喊他“小萝卜头”。

“小萝卜头”因从小坐牢,不知道监狱外另有天地,在他的心目中,监狱就是社会、就是国家,社会、国家也就是监狱。每天只能从天窗里望着天空,望着监狱的铁丝网、岗楼,却不知道监狱外有宽阔的公路,高大的楼房,美丽的公园,还有公路两边商店里各种各样好吃的糖果。他的善恶,也是用牢房划分的,牢房里的人是好人,牢房外的是坏蛋。

他多么渴望自由,多么想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可是他没有机会出去,在10多平方米的牢房里,只有牢门上方那个不足1尺宽的小窗口是唯一能见到天的地方。每天只能从天窗里望着天空,望着监狱外岗楼及看守特务,高墙和高墙上的铁丝网。

岁月就这样艰难的爬了过去,“小萝卜头”到了入学的年龄。他的爸爸宋绮云要求特务让他上学。可“小萝卜头”是在册的犯人,特务们怕他把监狱里非人的生活说出去,硬是不让他上学。后来,经过难友们几次斗争,特务们才勉强同意在男监找一个人教他,让他上学,他的第一个老师是罗世文(原四川省委书记、中共狱中秘密支部书记)。上学第一天,“小萝卜头”高兴极了,他穿着妈妈用囚衣改的新衣服,背着用小布头缝的小书包,小书包里装着爸爸找来的两小截铅笔、旧本子和在集中营图书室借来的《平民千字文》和《家常科学谈》两本书。在特务的带领下来到了罗世文被囚禁的忠斋。罗世文伯伯已经站在门前等候,小萝卜头走近罗伯伯,深深鞠了一躬,说:“罗伯伯早!”

“小萝卜头” 随罗伯伯走进了牢房,没有课桌,没有板凳,“小萝卜头”和罗伯伯就席地而坐。罗伯伯说:“振中!从今天起,你就是学生了。做一名好学生,就要努力学习,不怕吃苦,懂吗?”。“罗伯伯,我不怕吃苦,我一定努力学习!”。罗世文又高兴地说:“这很好。现在,我来教你第一课。现在开始,我念一句,你跟着念!” “我,是,一,个,好,孩,子。念!” “小萝卜头”跟着老师念:“我,是,一,个,好,孩,子。”罗伯伯继续领着“小萝卜头”念:“我,爱,中,国,共,产,党!” “我,爱,中,国,共,产,党。”“小萝卜头”很爱学习,很有礼貌,他的功课也学得很好。

后来,罗世文同志被害,他哭了。妈妈劝说他、安慰他、鼓励他。

“罗老师是共产党吗?”他突然问。

“嗯!”妈妈点点头。

“我爱罗老师。”说着又哭了:“罗老师是好人。”

罗世文同志被害后,黄显声将军自告奋勇给小萝卜头当了老师,黄显声将军除了教“小萝卜头”语文、算术、武术和俄语,还给他讲一些岳飞、文天祥历史人物的英雄故事和八路军打日本鬼子的故事。 “小萝卜头”不仅认真学习黄显声将军教给他的知识,他还利用和黄伯伯学习的机会,为监狱里的党组织传递情报。特务们在一旁监视的时候,他就利用黄伯伯教他的俄语跟黄伯伯说话,特务们听不懂俄语,只有干着急。在敌人的监狱里做了许多成年革命者不能做的工作,为打倒反动派,建立新中国立下了不朽的功劳。

在监狱里,没有学习用的纸和笔,妈妈就把草纸省下来,订成本子给他用。有一次,他过生日,黄伯伯送给他一支铅笔,他可高兴啦,只在上课时用,平时就用小石子在地上写。不管牢房里冬天多么寒冷,夏天多么严热,他总是趴在地上写呀、算呀,不知疲倦。

“小萝卜头”学习这样认真、刻苦,是因为他知道学习的机会来之不易。他时刻记住妈妈的话,等革命胜利了,还要建设新中国。但是,就在革命胜利的前夕,1949年的9月17日,他的美好愿望连同他那年仅九岁的幼小生命和爸爸、妈妈一起被国民党反动派残忍的杀害了。解放后,“小萝卜头”被追认为烈士,共和国年龄最小的烈士。

“小萝卜头”宋振中永远是中国少年儿童的楷模。

(附小萝卜头学习用具和绘图照片) 吴吉碧

上一条:国民党排长到共产党党员
下一条:忠 肝 义 胆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