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宋绮云收拾坏人有“高招”

宋绮云同志生性幽默,谈吐灰谐。他不但喜欢研究中药,还看过《易经》、《烧饼歌》,读过《麻衣相法》,在师范读书时又学过心理学。离开学校做了多年工作,有调查研究的习惯,有较丰富的社会经验,也懂得江湖术士的把戏。他算的卦往往迎合来卜者的遭遇和心情。觉得算得对的,说宋绮云算得真神,简直像神仙。这样说的人多了,便有人说他有“半仙之体”。爱给人起诨号的,给他起了个“宋半仙”的绰号。

在牢房里闲着无聊时他常给难友们看手相,用铜钱占卜取乐,由于他能用心理学去揣摸对方心理,又能说一些别人似懂非懂的“易卜”,术语,所以对方的事常常被他言中。后来,许多人认为他算的卦灵。他们说,宋绮云是少将,是有地位的人,又是报馆的总编辑,学问大,会《易经》,这种人算不灵还有谁能算灵?

狱卒、狱吏们也很迷信,他们把争权夺利、倾轧排挤中的失利,说成是命该如此;得不到上司的重视、官运不佳,妻死子亡、无子嗣等等,皆说是命里注定的。他们相信“一切皆由命,半点不由人。”所以,很多特务看守也找他看手相、占吉凶祸福,他也来者不拒,反正是取乐而已。特务们的心理更好摸,因为他们虽然是看守“犯人”的。他们中有些是考学校考进来的,发现受骗已经晚了。他们这个特务许进不许出,“既来之,则安之。”若是不安,一被发现就关禁闭、蹲监狱。进来以后,官运欠通、敲诈乏术的,则喜欢算算命,看看以后的凶吉祸福。就是那些仕途得意、一帆风顺、脑满肠肥的,也因为算卦不要钱,乐意算一算将来的运气。

宋绮云对这种称赞,不置一词,不表示态度。他从来不炫耀他算的卦灵,他的姿态使人觉得他不愿意算卦。他越不愿给人算,别人就越觉得他算得灵。他常以“监规不许”为借口谢绝求卜者。

息烽集中营有个女特务叫宋桂芳,凶狠刻薄,专爱打小报告整治女“犯人”,大家都痛恨她。宋绮云知道后,决定教训一下这个女特务。有一天,他碰见宋桂芳,故意用好奇的目光盯着她看。宋桂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看,就问“你怎么这样看我?”宋绮云说“妹子,我们同姓一个宋,不敢瞒你,你脑后有一团黑气,怕有些坎坷啊。不信你自己看。”宋桂芳平时就听说过宋绮云占卜特别灵,又善于面相,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就问“你说我有哪样坎坷?”宋绮云故作神秘地说:“你夫死子危,血光压顶,自身也怕会凭空落石咂着你。”这样的话可是乱讲的?原来宋桂芳不久前从崖上趺下来死了,儿子又出麻疹,集中营是不许任何人请假的,周养浩给她批了张条子,叫黄彤光从财务上给她几百块钱让她寄回去。宋绮云从黄彤光那里知道了这事,所以拿来吓唬她。谁知道宋桂芳一听真的急了,忙说:“哥!你能不能想法给我化解,他们都说你是半仙,你一定有办法。”宋绮云说:“办法倒是有,只怕你做不到。”宋桂芳说:“你快讲,什么我都能做到。”宋绮云说:“古人说得好,人为善,天必恩之;人为恶,天必惩之。这些女‘犯人’本来已深陷苦难,你要在她们和身上多行善积德。另外你从今天起3个月内要吃素,不能沾半点油荤。每天晚上人静时在核桃树下跪一炷香的时间,心中默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一百遍,则灾难可解。”

宋桂芳也真照他的话去做了,对女“犯人”再不敢欺侮,也不打小报告了,每天晚上在核桃树下跪一炷香时间,3个月净吃素食,身子轻了十几斤,脸上血色都没有了。知情人都暗笑宋桂芳无知、活该,也称赞宋绮云收拾坏人有“高招”。

息烽是“天无三日晴”的地方,天朗气清的时候不多。宋绮云算的命,卜的卦虽不怎么多,在狱吏、看守中的影响却不小,他却灵活运用这种影响为党做了很多工作。


吴吉碧


上一条:留得清白上云霄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