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魔窟里的秘密支部
点击次数:

息烽集中营在抗战期间是国民党用以关押共产党人和爱国志士的最大的一所秘密监狱。然而就在这炼狱般的人间魔窟里,却有一个如地火般在黑暗里燃烧的“中共狱中秘密支部”。在当时那极端恶劣的环境中成为和党失去联系的党员以及难友们的坚强后盾和精神支柱,让他们看到希望而更加坚定信仰。

在息烽集中营内的猫洞前不远处,有一座独立带围墙、天井式一列两厢七间平房,这就是集中营天字第一号牢房——忠斋。凡被关入忠斋的都是“案情重大”,绝无生还可能的“犯人”。

1940年底,在成都被捕的中共高级干部罗世文、车耀先被送到息烽集中营关押,自然而然被投入“忠斋”。在之前,这里面已有几十人被分别关在七间囚室。罗、车被关这一间里面已有四、五个人,其中有原中共重庆新市区区委宣传部长许晓轩;有1934年就被捕的老资格“犯人”韩子栋。那时息烽集中营主任何子桢采取的是封闭式关押,牢内管理极严,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关在牢内,和其他牢房的人无接触的可能。但这时在这间牢内一小粒火星已经开始点燃了,关键人物是罗世文。

罗世文被捕前历任中共川康特委书记、四川省委书记(地下)等职,长期领导、从事地下斗争,有丰富的地下斗争经验。车耀先被捕前在成都以开“努力餐”饭店作掩护,长期从事地下斗争,是“中共川康特委军委委员”、罗世文的战友。和罗世文一道被捕,同样有丰富的地下斗争经验。许晓轩被捕前长期在川东特委书记廖承志领导下,任重庆新市区宣传部长,长期从事地下斗争。韩子栋更是我党早期在北平从事地下斗争的老资格地下斗争人士了。这四个人被军统集中营关在一间牢房,无意中为“狱中秘密支部”的成立提供了组织条件,只等时机了。

1941年3月,周养浩任息烽集中营主任,立即着手搞所谓“狱政革新”,把“犯人”改称“修养人”,把“犯人”放出来参加劳动,抽一部分参加狱中事务管理,使在押犯人有了碰头、交谈、联络的机会。有丰富地下斗争经验的罗世文看准时机,和车耀先、许晓轩、韩子栋秘密商量后,立即利用各种机会了解、联络狱中中共党员。经几次秘密协商,成立了“中共狱中秘密支部”。支部由罗世文任书记,车耀先、韩子栋任支委,先后联络了谭沈明、周科征、张露萍和张蔚林等二十多名意志坚定的党员。这些党员遍布各字号“斋房”,为支部领导在狱中以开展斗争具备了条件。

支部成立之后,即针对军统对凡是“涉红”的人只捕杀而不放的实际情况,做出了“首先团结难友,要求改善生活待遇,以便在形势好转,条件成熟时争取出狱。二是争取阅读书报的权利。第三是坚决同叛徒、变节分子、动摇分子作斗争。第四尽量想办法和外界取得联系,让党了解狱中情况进行救援或里应外合举行越狱暴动。”的支部工作方针。

支部行动的第一步是通过受人尊敬的东北军爱国将领黄显声将军(不知道黄显声是中共特别党员,而把他作为团结对象)向当局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早上六点到下午七点要打开牢门。二是改善伙食。三是不许打骂犯人。这三条是经过支部认真考虑,周密协商后作出的。在当时那种恶劣环境下,只能以这种合法方式开展斗争,逐步进行。这几条既代表了犯人们的利益,也复核周养浩“狱政革新”让犯人们参加劳动,为监狱创造财富的想法,周养浩答应了三个条件。

在后来几年中,“狱中秘密支部”利用合法方式巧妙地把图书室掌握在手中,把图书室建成了支部的秘密联络点和外界消息来源处。后来又利用在《复活月刊》、《养正周报》上写文章以宣传我党团结抗日的主张,组织集体抗议严惩打人的特务等有效斗争。几年中真正做到“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周养浩后来在抚顺战犯监狱中回忆这段历史时写道:“我的狱政革新由于受到狱中中共党员的抵制,收效甚微”。

上一条:血雨腥风杀人场
下一条:猫洞的秘密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