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拂去历史的尘埃

1940年,春节刚过去不久,因张蔚林工作中失误又不能冷静对待,张露萍和她的战斗在军统心脏——军统电讯总台的六个战友前后被捕,他们的身份彻底暴露了。敌人为了在他们身上找到突破口,以中共南方局“破坏合作抗战” 为借口制造事端。所以敌人把张露萍押到离中共南方局驻地不远处“释放”了。敌人的目的是只要张露萍走进中共南方局驻地——重庆曾家岩50号。敌人就马上冲进去捣毁中共南方局,抓人。这时中共南方局也发现被捕了的张露萍朝这边走来,身后不远处还跟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南方局立即作好应变准备,为应对敌人阴谋,连机枪都架上了。但张露萍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连眼睛都不看南方局驻处一眼。敌人诡计失败,又把她抓走了。

南方局为防止损失,把直接和张露萍领导的秘密支部联系和指导工作的南方局军事组成员雷英夫、曾希圣两位同志送回了延安。不久,张露萍和六个战友被转押到息烽集中营。组织上虽多方打听,但无半点消息。后来延安“整风”,时任社会部部长、负责“整风”工作的康生在会上宣布:“黎琳(张露萍在延安时的名字)叛变了,是叛徒!”从此,张露萍和她的六个战友直到牺牲还不知道自己头上被人戴了一顶叛徒的“帽子”。历史的尘埃一天天加厚,烈士们的英名被深深掩没了。

时间一恍过去了40年。上世纪80年代初,中共中央布置编写党史的工作。当初直接领导张露萍的雷英夫被从总参抽出来负责当年南方局这一段历史的党史资料征集工作。当初张露萍七人被捕后下落不明,虽被康生定为“叛徒”,但无任何证据。写党史是非常严肃的事,不能草率对待历史,对待同志。雷英夫始终没能找到张露萍七个人的任何线索,他十分着急,叶剑英元帅也深感不安。正当他们苦寻线索时,一本来自贵州的贵州省妇联办的刊物《贵州妇女》中一篇名为《从容就义气如虹》的文章让他一下子激动得彻夜难眠。这篇文章详细记述了张露萍和她的六个战友被长期关押在军统息烽集中营,在狱中秘密支部领导下,坚贞不屈,坚持斗争,最后被杀害在息烽快活岭的经过。原来他们真不是“叛徒”,而是对党和人民忠贞不二,英勇献身的英雄、烈士。

这件事的转机还得从当年白公馆成功逃出的韩子栋说起。韩子栋解放后在北京工作,1958年调来贵阳工作,下车安顿好后不顾旅途疲惫,立即赶到当年被关押过的息烽阳朗猫洞,又在当地老乡指引下,在距集中营旧址三公里的快活岭找到了张露萍七烈士的葬身之处——一大一小两座杂草丛生的土坟。韩老伤心地痛哭一场,回到贵阳,不敢声张,因为那时张露萍和她的战友头上还有一顶“叛徒”的帽子。在狱中和张露萍相处多年,亲见她们在狱中英勇不屈,光荣牺牲过程的韩老虽然明知她们不是叛徒而是英雄、烈士。但那年头他一人的话有什么用?韩老只好自己花钱在当地请农民开采了一些石头,重砌了七烈士的坟墓。以后他每年清明前后都要来坟上看望长眠地下的战友。直到1980年,他终于看到了烈士们平反昭雪的希望。

韩老去到贵州省妇联,对省妇联宣传部的罗礼贤、古乾洁两位同志详细讲了张露萍在息烽集中营的英勇事迹,希望在写党史时能把她们写进去。他同时提供了车耀先烈士的女儿、张露萍去延安之前的好友、同学车崇英在成都的地址,让她们能更详细地了解张露萍的人生成长过程和历史背景。

古乾洁、罗礼贤二人得到韩老提供的这些宝贵资料,如获至宝,欣喜若狂,第二天即坐火车去成都找车崇英。她们对车崇英讲了韩子栋所讲的张露萍和她的六个战友在息烽集中营如何英勇不屈,壮烈牺牲的事,据韩老讲张露萍当年在成都读书时和车崇英是同学、好友。谁知车崇英听了后一口否认说我的女同学中没有一个姓张的,1937年我父亲安排送去延安的那一批青年学生中也没有姓张的女生,可能韩老弄错了。二人再三请车崇英再仔细回忆一下,但车崇英坚持说没有这么一个同学。古、罗二人见车崇英说得这么肯定,只好失望地告辞了。

第二天,古、罗二人买好了回贵阳的火车票,临行前去和车崇英告别一声。车崇英送他们到门口时忽然说当年去延安的青年为了不影响家里人,有些改了姓名,不知你们说这个姓张的同学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名字。罗礼贤说听韩老讲她原先好像姓余。车崇英一听,脸色忽然变了,请二人重新回到屋里坐下后,声音有些哽咽说:“她岂止是我的同学,她是我结拜的姐妹啊!四十多年没有消息了……”车崇英平静一下情绪后,起身找出一些当年和张露萍一起照的照片。把张露萍的身世及当初在父亲安排下去延安的过程详细讲给古、罗二人听。

古、罗二人回到贵阳后,把从车崇英那里收集到的资料和韩老提供的材料,写成了前面提到的那篇名为《从容就义气如虹》的文章发表在《贵州妇女》一九八一年第一期上。

作为省妇联的刊物,照例每期都要报给全国妇联。天下事有时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一期《贵州妇女》送到全国妇联办公厅,一个关键人物看到了这篇文章。她就是当年由车耀先安排和张露萍一块去延安的好友、时任全国妇联办公厅主任的刘革菲。刘革菲的丈夫就是雷英夫。刘革菲看到这篇文章后立即打电话告诉了正愁无处寻踪迹的雷英夫。雷英夫马上赶到全国妇联,拿到这本刊物,细读那篇文章后,抑制不住内心激动,马上给叶剑英元帅打电话说:“有了,有张露萍的消息了……”

第二天,雷英夫去向叶剑英元帅详细汇报了张露萍七人当年被捕后,被送到贵州息烽集中营关押,在狱中坚贞不屈,于1945年7月14日被杀害在息烽一个叫快活岭的山上的经过。叶剑英元帅听完后,亲自提笔写了关于张露萍的六个战友是当年南方局发展的中共党员的证实材料。一切都清楚了,张露萍和他的六个战友绝非叛徒……

与此同时,四川省委组织部、党史资料办,息烽县委组织部、党史办等也从各方面收集有关张露萍七烈士的历史资料。他们先后从当年张露萍的同学车崇英、周玉斌、黄健、李澄、彭为果……等数十人、息烽集中营难友韩子栋、李任夫、侯仁民、王品三……等十几人以及当年集中营主任周养浩、军统电讯处处长董益三、杀害七烈士的刽子手荣为箴,司机吕飞熊、副驾李福志等征集到的,正反两面人员提供的资料都无一例外地证实了张露萍和她的六个战友在狱中的卓越表现,不屈不挠,视死如归的崇高精神,她们是不折不扣的英雄、烈士。

1983年,张露萍和她的六个战友被追认为烈士,四十年深冤终得昭雪。

历史的尘埃无论多厚,总有拂去之日;终有拂去之时。

七烈士英名长存!


上一条:铁窗文化
下一条:周养浩与息烽监狱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