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铁窗文化
点击次数:

你听说过在监狱里创办报刊,让犯人当编辑,犯人写文章发表,所有犯人可以阅读的事吗?还真有,就发生在当年军统特务机关的最大秘密监狱——息烽集中营。这还得从当年息烽集中营的管理说起。

息烽集中营的管理方式分前后两个不同阶段或时期。从1938年至1941年3月这期间,集中营主任是被称作“何屠夫”的何子桢。何子桢对狱内管理完全采取中国封建社会传统的那一套,以严刑、黑牢、绝对限制为手段。犯人关在又脏又臭的黑牢里不见天日,病饿折磨,天天有犯人死亡。有些是老头子蒋介石认为必须留着活口还有用的犯人也死于何子桢之严管下。照这样下去是不行了。1941年,戴笠撤了何子桢,派他的小同乡周养浩接任息烽集中营主任。是年3月,周养浩带着妻子毛超群来息烽上任,刚进大门,毛超群就被一阵恶臭熏昏倒过去。从此毛氏选择集中营外面的房子住,绝不进入营区一步。可见当时集中营内环境之恶劣。

周养浩上任后,立即着手推行他经戴笠同意的所谓“狱政革新”。他提出要“监狱学校化”;“监狱劳动化”。把“犯人”改称为“修养人”,其中一些有文化,入狱前有一定社会地位、有影响的,而且不是“涉红”案件的,大约80多人抽出来在集中营各部门参加管理,这些人叫“全修养人”,另外还有近400犯人则分到当时集中营创办的如农场、“四·一”合作社、缝纫厂、卷烟厂、印刷厂、运输队......等生产单位去劳动,叫“半修养人”。他要争取做到集中营“自给自足”,不靠上面拨给经费。但其真正目的是用“攻心”的办法来改造集中营内犯人们的“头脑”,要把狱内犯人的思想“统一在一个领袖(蒋介石),一个政党(国民党),一个主义(三民主义)之下”。

为达到“政治攻心”,“思想感化”的目的,周养浩除同意让“修养人”有读书报的权利外,还设立了图书室。同时他还组建了一个“编辑室”,创办了《复活月刊》和《养正周报》。编辑室抽“修养人”周科征、刘丕光、李任夫、韩子栋等当编辑,(其中周、韩二人虽是中共党员,但其身份没有暴露),另派特务李楷、孙履平等同为编辑,其实是“把关”。

两份报刊创刊以后,“狱中秘密支部”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机会,应巧妙地占领这块阵地。编辑部已有周科征、韩子栋两个秘密党员,又有像李任夫这种同情和赞成中共主张的民主进步人士,为“秘密支部”创造了利用这块阵地的条件。支部暗中发动党员和难友以宣传“统一抗战”这个当时国共合作条件下敌人能接受的题目大做文章。在现存的几期《复活月刊》上,有张露萍烈士发表歌颂抗日战士的诗《七月里山城的榴花》,有赵力耕烈士发表的揭露当时社会黑暗的小说《冷区长》、罗世文写的论文《一月的世界与中国》......等。据幸存者李任夫回忆,当时张露萍还用晶子、樊人等笔名在《复活月刊》上发表多篇文章。罗世文则以“史迷”的笔名发表《关于太平天国失败的检讨》等探讨历史革命教训的论文多篇。另外周科征、李任夫、韩子栋等编辑在《复活月刊》上发表一些政治、经济论文。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周养浩为达到其“政治攻心、思想感化”的目的而创办的刊物、报纸,结果被“狱中秘密支部”巧妙利用,成为宣传我党团结抗日主张,鼓动斗志的宣传阵地。后来周养浩在《供词》中不得不承认说:“我的狱政革新受到共产党人的抵制,收效甚微”。

《复活月刊》从1941年创刊到1945年,共出了49期;《养正周报》共出了190期。1945年因日军打到黔南,时局不稳,“狱政革新”暂停,这两份报刊也随之停办。

现息烽档案馆尚保存有《复活月刊》第二卷第八、第十一、十二期,其他地方没有发现有保存者,所以这三期恐怕是海内外孤本了。

铁窗文化作为那个特殊时期在特殊坏境里产生的特殊文化现象,虽已成为历史,但却永远见证着那段历史。

上一条:吴清珍和杨虎城一家
下一条:拂去历史的尘埃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