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吴清珍和杨虎城一家
点击次数:

杨虎城和夫人谢葆贞、幼子杨拯中被送到息烽玄天洞后,先是囚禁在老洞内一间木房内。贵州山区的空气本就比较潮湿,玄天洞这山中溶洞就更潮湿了。这对生长、生活在气候干燥的西北的杨虎城一家来说,非常不适应。加上生活条件太差,所以杨虎城一家三口的身体很快就垮下来,经常生病。无奈,杨虎城只好在得到军统当局同意后自己出钱,由看守的便衣特务队队长李家杰安排在当地找木匠,购木料。在距玄天洞约300米左右的新洞,又称地母洞的旁边修建一间木架房作自己的囚室。杨虎城一家搬到新洞囚室后,空气比洞中好了,一家人的身体才慢慢好一点。

1941年初,谢葆贞在这里生下了一个女儿,因出生在贵州,所以取名拯贵。小生命的出世不但没有给杨虎城一家带来快乐,反而增添了不尽的忧愁。谢葆贞因长期的囚禁生涯,身体本来已十分虚弱,加上根本吃不到什么营养的东西,所以一点奶水都没有。初生的婴儿没奶吃,日夜啼哭,只好熬点米汤喂。但单靠米汤无论如何养不活一个孩子。眼看小拯贵一天天瘦弱下去,最后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杨虎城夫妇十分痛心,总不能让这个小生命才来到人间就匆匆离去啊!经杨虎城和李家杰据理交涉,经军统局同意从离玄天洞约六、七里的河坎寨给小拯贵找来一个奶妈。

奶妈叫你吴清珍,当时30多岁,才生小孩不久。听来人讲了杨虎城一家特别是小拯贵惨状后,毅然把自己才生不久的孩子交给婆婆带,自己来玄天洞给小拯贵当奶妈。小拯贵有了奶吃,不再啼哭,身体一天天好起来,慢慢脸上出现了红润。杨虎城夫妇非常高兴,十分感谢吴清珍。吴淸珍本身就是一个勤劳善良的贫苦农家妇女,闲不住。她除了喂小拯贵的奶,还主动承担起杨虎城一家的家务活,煮饭、洗衣、清扫她都全包了。她还在地母洞周边开了几小块荒土,种上菜,让杨虎城一家能有新鲜蔬菜吃。有一次,谢葆贞因不服李家杰的无故刁难,气愤地用便桶中大粪泼李家杰。李家杰大怒,说谢葆贞疯了,要分开关押。强行把谢葆贞拉回玄天洞老洞关押。吴清珍只好带着小拯贵一块到老洞陪谢葆贞,日夜不停地照顾大人和孩子。直到后来戴笠来玄天洞视察,调走李家杰,换龚国产当便衣特务队队长,谢葆贞才得以搬回新洞囚室和杨虎城父子团聚。

小拯贵一岁多时就断奶了,本来吴清珍几次要回河坎寨去了。但每次小拯贵都抱着她的脚哭着喊她妈妈,不让她走。吴清珍不忍心丢下和自己亲如骨肉的小拯贵,加上杨虎城一家也离不开她,吴清珍只好再留下来带小拯贵和照顾杨虎城一家的生活。

一恍五年多过去了,1946年7月,杨虎城一家被转送重庆,临别时小拯贵紧抱着吴清珍不放,疼哭着要妈妈一块去。杨虎城和谢葆贞只好说:“如果你愿意,就和我们去重庆再照看小拯贵一些日子。”吴清珍也实在放不下可伶的小拯贵,给家里讲好后和杨虎城一家去了重庆。

到了重庆,杨虎城一家被囚禁在杨家山,由一个排的宪兵看守。谢葆贞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一天不如一天,吴清珍不辞辛苦,细心照料着谢葆贞和小拯贵。好不容易快要熬过冬天了。1947年2月9日,这天正是农历的除夕夜,远处不时传来过年的爆竹声。就在这时,病重的谢葆贞在特务派来的军医吊上药水后,停止了吵闹。吴清珍进去到床前本想问谢葆贞想喝点水不,但谢葆贞已喊不答应。吴清珍用手一试鼻息,已无呼吸了。吴清珍惊呼:“小拯中!快来!你家妈大气都落了……”

在一家人的悲伤中,吴清珍烧水亲自为谢葆贞擦洗后换上干净衣服,第二天又亲自望着谢葆贞的遗体火化。

谢葆贞去世了,杨虎城对吴清珍说如今你一个女人留在这里也不方便,给了她一些钱让她回息烽和家人团聚。她含泪告别杨虎城一家,又紧紧抱了抱小拯贵后离开重庆回息烽。

1949年初夏的一天,吴清珍上街赶场,一个过去在玄天洞看守杨虎城,后因在息烽安了家没去重庆的兵对她说,前几天杨将军一家又被送回贵州,关在贵阳去了。吴清珍回家后连夜赶工给杨虎城父子和小拯贵各做了一双布鞋,然后步行两天到贵阳,在麒麟洞寻找到杨虎城关押处。看守的听她说完后让她过去见杨虎城。杨虎城见她来,也感到意外,小拯贵更是抱着她直哭喊妈妈!吴清珍可怜小拯贵,表示愿留下来照顾。但杨虎城摇摇头说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还是回家去好好过日子吧。后来,吴清珍再也没有见到杨虎城一家,她特别思念小拯贵。解放后,她才听说杨虎城一家被杀害,连小小的拯贵也惨遭毒手。她哭了几天。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谢葆贞的女儿杨拯英从西安专程来息烽,寻找当年父母的足迹。在县政协的同志的带领下来到河坎寨吴清珍家。那时农民生活还不富裕,吴清珍一家还住在破旧的草房里。杨拯英一进门,双膝跪在吴清珍面前,喊了声:“妈妈!”失声疼哭。吴清珍也紧抱着杨拯英泣不成声。当夜,在吴清珍那张又脏又旧的床上,杨拯英和吴清珍如同亲母女,同床彻夜谈到天亮。第二天中午,杨拯英告别时,吴清珍拿两件当年谢葆贞送给的旗袍交给杨拯英说:“这是你妈当年给我的衣服,你拿回去做个纪念。”杨拯英哭着接过旗袍,告别吴清珍走了。这两件旗袍后来杨拯英捐给了西安事变纪念馆,如今还珍藏在那里。

在后来的岁月里,谢葆贞的女儿拯英、拯美等一直和吴清珍家保持着亲密的关系,情同骨肉。

上一条:尚存文真实身份之谜
下一条:铁窗文化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