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尚存文真实身份之谜
点击次数:

息烽集中营已知的烈士中,无论是中共党员或非党进步人士,其真实身份都是清楚的。就连像黄显声那样一直被视为“爱国将领”,其实是中共特别党员的身份也最终清楚了。但有一位烈士的真实身份至今仍是个谜,他就是尚存文烈士。

尚存文是安徽省太平县人,年幼时随父母迁居到江苏省溧水县,后来从溧水县高等小学毕业后考入南京私立华南初级中学,后又考入江苏省栖霞师范学校,毕业后当了一名小学教师。1937年抗战爆发,江苏陷落,尚存文几经辗转经由武汉去重庆。1938年经人介绍到“国民政府军令部二厅”当机要收发员。军令部二厅厅长是军统局主任秘书、大特务头子郑介民兼任,二厅实际上是军统特务机关,专监控各军队、将领动态的。尚存文作为一个流亡重庆的青年能顺利进入高度机密的二厅并且任机要收发员,每天能接触各类高级机密,真那么简单?

尚存文在二厅任机密收发员后,利用方便,把一些重要机密情报抄录下来,经特殊渠道交给中共南方局,使我党能事先得知国民党的一些动向,采取措施,避免损失。如此重要的机密单位的机密情报不断泄露,必然引起郑介民这个老牌特务的警觉。作为首先接触到机密的尚存文被暗中监控。终于有一天,尚存文在抄录一份机密情报时被监视他的稽查处少将处长宋达发现。立即带人把尚存文抓起来,严刑拷问,要尚存文交代属中共哪个组织派遣,上线是谁?情报由何人传递等。但尚存文在敌人严刑下仍坚持说自己没有受什么党、什么人派遣,也没有什么上线。仅仅是因为家庭困难,月薪菲薄,无经济供养父母,所以才出此下策。想抄点情报买点钱。但没有找到买主,所以情报并没有卖出去。

敌人再三用刑,仍问不出什么,戴笠批示:“不定期监禁”。1941年夏初,尚存文被送到息烽集中营关押。

尚存文到息烽集中营时正值周养浩推行“狱政革新”,把集中营内四百多“犯人”改称为“修养人”,同时办了十几个生产单位,让“修养人”到各生产单位去劳动。尚存文被安排在印刷厂当排字工。据黄彤光老人回忆说:“尚存文是一个文弱书生,但他身上有一种读书人的傲气,经常不服管教。”又一次,他对来印刷厂检查的警卫组组长周纯言语顶撞,被“活阎王”周纯用皮带抽打得口鼻流血,但仍咬牙不求饶。没过几天,他身上的伤尚未痊愈,他又挖苦特务郑星槎。那郑星槎身板高大,一拳就把尚存文打倒在地,并且继续下死手拳打脚踢。尚存文硬是死不求饶。同在印刷厂的许晓轩见状,一下冲过来推开郑星槎,怒斥道:“你这样下死手打人,我们也不干了,来连我们一起打,有本事全部打死。”郑星槎转身又打许晓轩。其他“修养人”放下手中活,围了过来,这时正好黄显声将军来印刷厂,见郑星槎行凶打人,走过去一拳打倒郑星槎。虽然黄显声也是“修养人”,但特务们都怕他三分。郑星槎不敢继续行凶,但这件事并不就此罢休。所有“修养人”都停工不干了,声援尚存文,甚至提出如不严惩打人的特务,将进行全体绝食。周养浩见事情闹大了,怕难以收场,只好当众责打了郑星槎二十军棍来平息众怒。

1946年7月,息烽集中营撤销。尚存文和其他难友被转押重庆。尚存文和许晓轩、黄显声、韩子栋等被关押在白公馆。在白公馆关押期间,他曾写了一封详细记述狱中犯人情况的信,托当时已出狱,仍留在重庆照料黄显声将军的黄彤光秘密带出去,交给当时留驻重庆的中共驻渝办事处、《新华日报》重庆分社副主任吴玉章。黄彤光不敢直接去找吴玉章,把信投在《新华日报》社的信箱里。

尚存文长期关押在狱中,才转到重庆关在白公馆不久,他如何知道当时吴玉章在重庆办事处负责?他怎么知道吴玉章?怎么会直接向吴玉章汇报狱中情况?从他一连串的不屈不挠的精神来看,恐怕不是一个普通群众所能做到的。他是否和中共另一条组织线路有关系,这一切至今仍是一个谜,一个恐怕永难解开的谜。

上一条:国民党排长到共产党党员
下一条:吴清珍和杨虎城一家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