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黄显声救活王品三
点击次数:

1997年5月29日,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经修复后对外开放。开馆典礼那天,除邀请到一些烈士的亲属、子女外,还有幸请到了几位当年的幸存者。其中有一位满头白发,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他就是当年被黄显声将军从死神手里抢救回来的幸存者王品三。

王品三是安徽省人,年幼时家贫,没能读多少书,十几岁时就在一裁缝店当学徒,经常受人欺辱,因此慢慢形成了反叛性格。1930年参加红军,当了一名通讯兵,后来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到陕北后,被安排从事情报工作。1938年3月,王品三奉命到汉口去找当时驻汉口办事处的潘汉年联系工作,不幸被特务盯上而被捕。在敌人的严刑下,他咬紧牙关说自己是名裁缝,是上门找活路干。敌人问不出什么,但对一个出入共党办事处的人又不能轻易放掉,于是就把他关入当时才迁来的“南京新监”中。后随“南京新监”的犯人在大批武装押送下在湖南益阳关了几个月后,南迁到贵州,关押在息烽集中营。

1941年,周养浩推行“狱政革新”,设立了十几个生产单位,把“犯人”从牢中放出来参加劳动。王品三因为会裁缝手艺,被安排在缝纫组当师傅。他带几十号人每天除了缝制军统驻息部队的服装外,还为集中营内军警办公室做沙发套、门窗帘等,经常因丈量尺寸和安装所有机会出入军警办公区。而且和一些办公室的特务也混熟了,都叫他王裁缝,慢慢对他也不甚防范。他利用这种有利条件把在报上或公文上偷看到的或听到的一些外边重大消息及时转告给罗世文或车耀先,让狱中秘密支部及时了解一些时势动态,采取必要的斗争策略。

由于长期在红军队伍中艰苦条件下生活,特别是一年多的长征,使他身体健康状况变得很差,经常生病。但集中营当局为了赶工,哪怕病也不许休息。狱内医务室主要为特务们服务,基本不管“犯人”死活,1944年夏天,天气特别热。王品三拖着已病弱不堪的身子做活路,忽然口中喷出一口血后倒地不省人事。一同干活的难友们吓慌了,七手八脚用冷水喷脸,用手掐“人中”,一阵乱抢救,但他始终没有能醒过来。看守的特务走过来吼开人群,用手摸了摸胸口后说:“死都死了,还救个屁!”随即报告上去。不一会,警卫组长刘振乾就叫一个特务带了几个“犯人”过来,把王品三放在一块门板上抬出去,叫送到后山蔡家寨坟场去埋了。

几个人把王品三从“孝斋”(缝纫厂设在孝斋)抬出来,朝集中营大门走去。路过黄显声的囚室时,黄显声看见几个人抬着一个死人过来,问是谁死了。特务回答说是王裁缝。黄显声吃惊地说前两天他来生产组交衣服还好好的,怎么说死就死了?他揭开盖布摸颈动脉后大声说:“人还没有死,就打算埋了,你们太不把人命当回事了。给我抬进来。”几个人忙把王品三抬进了黄显声囚室所在的那院子里。医务室就在黄显声囚室旁边。黄显声懂一些医术,还会用法文开处方。他叫人把王品三抬进来放在阴凉处,从医疗室拿来几支“银针”,找准穴位给王品三扎下去。不一会,只听见王品三轻轻哼了一声。他又从医务室要来一只针药给王品三注射。过了一会,王品三醒过来了。就这样,王品三在阎王殿转了一圈,被黄显声救了回来。后来经过几天治疗调理,王品三的身体基本复原了。对黄显声的救命之恩,他是感恩戴德,难以报答。

1946年初,集中营已开始做撤销的准备。王品三因其红军和共产党员身份始终没暴露,一直坚持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裁缝,去中共武汉办事处是找活路做,被误抓的。军统当局没能查处他有什么问题,关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发现他什么嫌疑,所以这次他们的名字被列在释放的名单中。集中营的规矩,哪怕无罪释放也要书面具保,保证出去后不泄露狱中半点情况,尤其是关押人员情况;还要有人担保。又是黄显声将军在王品三的“具保书”上签名担保,王品三终于得以脱离魔窟。

王品三出狱后,几经周折找到党组织,又回到革命队伍中。建国后曾担任安徽省公路局局长等职,1997年来息烽时已离休。

王品三来到当年黄显声囚室前,叫陪他来的人把轮椅抬进室内,坐在轮椅上对着黄显声的照片深深鞠了几个躬,老泪众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黄显声像前足足待了半个多小时才不忍地离开。他对身边人说:“当年若不是黄将军,我早化为泥土了……”

下一条:国民党排长到共产党党员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