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英烈传
许晓轩
点击次数:

一、热血青年

许晓轩,又名永安,字小轩,1916年11月3日(农历十月初八)出生在江苏省杨州东郊的江都镇(现江都市)。父亲许晴轩是靖江同丰钱庄的管账先生,母亲严爽山随夫住靖江。

许晓轩,1938年摄於重庆

1927年许晓轩11岁时,父亲因欠债、失业,遭非法拘禁而一病不起,46岁就去世了。父亲死后,母亲带着许晓轩回到江都镇,生活非常紧迫。镇上一位私塾老师吴瑞先是许晓轩父亲的挚友。吴老师学问非常好,膝下无子女,见许晓轩聪明好学,是可造之材,如耽搁了太可惜,就免费收许晓轩人塾读书。

许晓轩天性聪慧,随父在靖江时也曾上过私塾,有底子,所以在吴老师处成绩较同龄人超出许多,而且反应敏捷,一次,老师在课堂上出唐诗“柴扉闻犬吠”为上联,让学生应对。学生中没人对得上,唯许晓轩站起来应道:“茅店听鸡鸣”。一个11岁的孩子能对出这样切题工整的联句,是少见的。吴老师大为赞赏,将字贴等作为奖品发给他,鼓励他好好努力,将来必成大器。

许晓轩15岁那年,家里生活已十分贫困,难以让他继续读书

求学,他只好去本镇震泰钱庄当学徒。由于他的虚心好学,师傅们喜欢他,乐意教他,使他很快就熟悉了会计业务。涉世不深的许晓轩在钱庄接触广泛,往来客户中贫富悬殊,使他逐渐认识到社会的不平等。他想起《四书》中一句话:“不患寡,患不均。”十几岁的他已隐约感到,这个社会恐怕不会安宁了。当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日本占我东三省,大量难民内流。全国抗日民主运动浪潮掀起,江都镇各界爱国团体和爱国人士也积极行动起来,控诉日寇侵略行为,抗议国民政府的不抵抗政策。许晓轩也积极投人到抗日救亡活动中去。在活动中他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热血青年,一起议论国事,批评当局。

江都镇电讯局有个报务员叫陈世德,是中共党员,因在上海从事革命活动被捕,出狱后调来江都。陈世德在江都组织一批青年成立了读书会,把从上海带来的《新青年》、《观察》等进步书刊给这些青年读,在青年中传播进步、民主思想。经常给学生讲苏联十月革命,讲世界形势,使这些青年大开眼界,许晓轩是这个读书会中的佼佼者。针对这些青年对英语、世界语的浓厚兴趣,学识渊博的陈世德又创办了世界语讲习班。许晓轩对世界语这门新学科非常感兴趣,如饥似渴地学,进步非常快。在讲习班学习外语的同时,也接触到不少无产阶级革命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的知识。

江都镇虽说不大,但离扬州近。讲习班的活动吸引青年众多,传播的又是进步思想,所以引起了反动当局的注意。不久,陈世德再次被捕下狱,讲习班也被关闭。许晓轩在讲习班接受的民主革命思想教育,成为他后来走上革命道路的动力。

1934年9月16日,许晓轩和本镇三元桥的姜绮华女士喜结良缘。婚后,许晓轩在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给妻子补习文化,希望她成为一个有知识的女性,将来可以到社会上去工作,做一个解放的女性。这在当时那种社会条件下是难得的。

1935年,许晓轩经哥哥许瘦峰托人介绍,到无锡公益铁厂工作。公益铁厂是著名民族资本家荣德生(荣毅仁的父亲)开办的一家新厂。因他在钱庄工作时学过会计业务,厂里聘他当会计。他办事认真踏实,业务熟练,深受厂长施之铨赏识,进厂不到一年便被委任为主管财务的负责人。

许晓轩到无锡后,结识了钱秋苇等进步青年,一块组织了“青年读书会”。在一起研讨学问的同时,他们还通过进步青年吴耀中兄弟开办的“永生书店”推销进步书籍,暗中出售宣传马列主义的书刊,传播马列主义思想。

曰本帝国主义占我东三省后,又虎视华北,激起了爱国青年和爱国学生的愤怒。1935年12月9日,北平学生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一二·九”运动暴发。学生运动遭到反动当局镇压,但却得到全国各大中城市学生的响应,纷纷声援北平学生。12月26曰,上海学生请愿团爬火车去南京请愿,途径无锡,遭国民党宪兵阻拦。许晓轩和读书会的青年们一起,联合其他爱国团体,动员无锡的学生、工人、市民集会,声援上海学生,无锡当局派出军警镇压,与示威群众发生冲突,无锡的抗曰救亡运动涌向了高潮。

1936年8月,许晓轩参加了由共产党员张锡昌发起,联合各进步团体成立的抗日救亡组织一无锡学社。学社开办工人夜校、组建抗日宣传队、在报上开辟《时代认识》专栏,宣传抗日救国。许晓轩在铁厂里向工人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号召工人支持救亡运动,结交了许多工人朋友。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全面抗战爆发,全国掀起了全民族抗战的浪潮。无锡成立了“青年界抗曰后援会”,许晓轩当选为理事。

8月13日,日军大举进攻上海。16日,日本飞机轰炸无锡,许晓轩在铁厂组织了护厂队,防奸、防特、防空袭。为了支援上海守军抵抗日军,许晓轩在工厂里向广大工人宣传鼓励支援守军,抵抗曰本侵略。使工厂及时转人军需生产,把生产出的一批批军需物资运往上海,支援抗战。

11月12日,上海中国守军撤退,上海落人日本侵略者手中,无锡吃紧。国民政府已有放弃无锡的打算,遂命令公益铁厂搬迁到武汉。许晓轩从抗日大局出发,鼓励工人日夜加班,把无法运走的笨重设备深埋,把机器设备,技术资料运武汉。他和工人们通宵达旦地干,眼睛都熬红了。直到厂里机器设备全部装运完毕,他才冒着危险,用枕套装着账册、资料和几千元现金步行到常州,转道武汉。

在武汉,许晓轩以“无锡抗日后援会”名义组织公益铁厂工人积极参加武汉的抗日救亡活动,参加武汉市大规模的反侵略游行示威。不久,日军进逼武汉,公益铁厂不得已内迁。许晓轩又和工人们一道把机器设备装船运往重庆。沿途又多次遭日机轰炸。

公益铁厂到重庆后,一时难以找到地方安身,随厂内迁的几十家工人生活成了问题。许晓轩为了解决工人的吃住,主动向厂长施之铨要了5万块钱在重庆上清寺开设了一家饭店,解决了部分工人的吃住和临时工作问题。后来公益铁厂在重庆菜园坝租了一块地复建,改名“复兴铁工厂”。许晓轩仍然担任会计。

1938年初,许晓轩经抗日救国会负责人沙千里介绍,认识了青年职业互助会领导人杨修范,参加互助会。职业互助会是中共领导下的抗日进步团体,它的任务是组织青年学习革命理论、宣传抗日救亡。由于许晓轩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组织能力,很快就成为互助会的核心人物。

1938年5月,许晓轩由杨修范介绍,在重庆打铜街交通银行宿舍内举行了庄严宣誓,加人中国共产党。从此,许晓轩正式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一个真正的革命者。

二、革命人生

1938年8月,中共川东特委书记廖承志指示在重庆创办一个公开刊物《青年生活》,由川东特委青年工委书记杨述任主编,许晓轩和许立群任编委,许晓轩还同时负责发行工作。每期编好后由许晓轩送到《新蜀报》或《商务日报》印刷厂去排印,每期2000份,除部分赠阅外,其余由我党地下机关办的生活书店出售。《青年生活》自1938年9月25日创刊,至1939年7月15日停办,共出了10期。其中二、三期和八、九期为合刊,一、四、五、六、七期为半月刊。现由重庆北碚图书馆收藏的《青年生活》上,每期都有许晓轩名字。

许晓轩除编辑、付印、发行外,他还亲自写文章在《青年生活》上发表。他在《寒衣运动在重庆》一文中指出“……我们要在这个运动中,尽了唤起民众、教育民众的任务”。在《青年生活》八、九期合刊中,许晓轩发表了题为《五•四在今天》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说:“……在进步了二十年的祖国遭受空前大难的今天,我们更要学习前一辈青年英勇爱国的精神……为完成‘五•四’的任务,解放中华民族而工作”。

由于国民党特务的嚣张,重庆地下党组织屡遭破坏,《青年生活》难以再办下去,1939年7月被迫停刊。

1939年春,许晓轩担任中共川东特委青年工作委员会宣传部部长。由于地下工作的需要,许晓轩的公开职业经常更换,他先后在复兴铁厂、液体燃料管理委员会、中华职业教育社等处工作,又曾在沙坪坝开书店作掩护。


1940年,中共重庆市委(地下-重新建立,许晓轩任新市区区委书记。他经常深人到工厂,学校去发动工人、学生开展斗争。当时正值国民党掀起反共高潮,重庆十分危险,但他总是不顾生死,坚持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1940年4月,他在国民党军队控制非常严的21兵工厂大溪沟分厂去召开秘密会议,整顿党的组织,历时半个月。就在他离开兵工厂不久的一个星期天,他到分厂李树清家开会,不料被叛徒出卖,会议刚结束,他正要离开时,被守候在外边的特务逮捕。

许晓轩被捕后,家里人到处打听他的下落,经过多方努力才打听到他被关在望龙门军统的看守所里。许晓轩被捕时,他的女儿小馨刚出生8个月,妻子姜绮华得知他被捕的消息,几天不吃不喝,后来就病倒了,在床上躺了3年,痩得不成人形(抗战胜利后姜绮华带着女儿搬到上海居住,含辛茹苦把女儿拉址长大。解放后被安排在上海文史馆任馆员。现尚健在。2003年10月和2004年3月,笔者两次随组到上海采访姜绮华,她虽然80多岁了,但身体硬朗,思维清晰,言谈顺畅,提起许晓轩,充满思念之情。在她家中,看到了一张江泽民总书记接见她的照片。女儿小馨长大后名许德馨,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工作,曾任上海市妇联副主任、现任中国福利会副主席)。

许晓轩得知家里人,特别是哥哥许痩峰到处设法营救他,他从牢里设法托人带出一张纸条,上面只有“宁关不屈”4个字。

1941年7月,许晓轩在狱中写给哥哥一封信,信中说:“……只望大家生活得好,有发展,不必记挂我。我已经历很多,什么都无所谓了。”他在信中还附了一首除夕时作的诗:


不悲身世不思乡,百愁结成铁石肠。

止水生涯无节日。强颜欢笑满歌场。

追寻旧事伤亡友,向往新生梦北疆。

慰罢愁人情未已,低头哦吟“惯于”章。

在这首诗里,许晓轩用向往北疆来表达了对在延安的党中央的想念,用鲁迅”惯于长夜过春时”一诗的意境表达对战友,同志的关切之情。

1941年10月,许晓轩被送到贵州息烽集中营关押。先被关在“信斋”,监号302。不久改押“忠斋”。

在“忠斋”,他见到了知名已久但无缘得见的原四川省委书记、川康特委书记罗世文。不久,“狱中秘密支部成立”,他加人了“狱中支部”。

周养浩在息烽集中营搞所谓“狱政革新”,把在押的400多“犯人”安排在营内办的14个生产单位去劳动。许晓轩因叛徒出卖,共产党员身份已暴露,被安排去作“半修养人”,在印刷厂木印部当刻字工,1943年集中营设立铅印部,他又被转到铅印部刻字钉。

作为“秘密支部”成员,许晓轩积极为党工作。他当年在世界语讲习班时学过英语、俄语等几种外语。罗世文曾留学苏联,会俄语。有时他在和罗世文谈“支部”工作时,就用俄语讲,就是特务在旁边也不知他们在讲什么。罗世文觉得这方法很好,就让他教支部其他党员学俄语。据幸存者龚浩然回忆说当初许晓轩教我讲俄语,俄语里发音的‘弹音’我总发不出,许晓轩就让我打半盆水,把脸没在水中练习发‘弹音’。”

在集中营内,许晓轩除了干活的时间外,手里总拿着一本英文书籍在读。难友们问他:“都到这步田地了,你还学这些东西干哪样啊!”许晓轩回答说:“我们搞政治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学习。知识这东西,学到了总是有用的,要随时作好准备。”

有一次,党员陈策(文泽),因拒绝参加劳动、被特务违纪在押人员郑星槎毒打。许晓轩见状,挺身而出怒斥特务:“你不能野蛮行凶,要打,干脆把我们全都枪毙算了。”特务又来打他,这一下激起了众怒,都停工不干了。“狱中支部”立即组织了绝食抗议。最后周养浩怕事情闹大不好办,出面表示道歉,并当众责打郑星搓20军棍,事情才算了结。事后,许晓轩对陈策说:“我们处在这样特殊的地方与凶残的敌人斗争,不但要勇敢,更重要的是谋,要讲斗争艺术。”

集中营主任周养浩为了加大“政治攻心”力度,配合“狱政革新”,让许晓轩分别在两棵核桃树上刻“忠党爱国,先忧后乐”两句话。许晓轩先刻完“先忧后乐”4个字后,故意弄翻梯子从上面摔下来,摔伤了手,用这种自伤的办法拒绝刻“忠党爱国”4个字,表现了共产党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天下劳苦大众献身的思想。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毛泽东到重庆和蒋介石谈判。毛泽东、周恩来向蒋介石提出释放政治犯的要求。车耀先在图书室从报上看到这条消息后,立即写成纸条传到各“斋”。狱中共产党员和难友们看到这条消息后,欣喜万分。许晓轩深情地对难友们说:“天快亮了。”

1946年7月22日,息烽集中营撤销。许晓轩和其他尚在押的共72名“政治犯”被转押重庆。许晓轩被关在白公馆监狱。8月18曰,原息烽集中营内的“狱中秘密支部”书记罗世文、支委车耀先二人被特务杀害。为了能有一个坚强的核心继续领导狱中斗争,经过几个关押白公馆的党员商量后,重新成立了“狱中支部”,许晓轩担任书记,谭沈明、韩子栋任支委。

“支部”成立后,认真研究了当前狱中形势,认为毛泽东、周恩来要求国民党当局释放政治犯已经一年多了,如果要放,早就应该放了,敌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了,应寻找机会越狱。但白公馆周围警戒森严,集体越狱几乎不可能,于是“支部”经过研究后作出了寻找机会,跑脱一个算一个的决定。

许晓轩和谭沈明等关的那间牢房后面有个木窗,如果弄断木窗条翻出去,可以进人一个大水沟,通过水沟可以逃出去。但水沟上面不远处就是敌人的岗楼,所以必须是雷雨交加之夜或停电的晚上才能行动,否则极易被发觉。许晓轩把这个情况向韩子栋通报,韩子栋积极支持这个打算。但许晓轩反而顾虑说如果他跑脱了,敌人会加强戒备,其他同志就完全无希望了。韩子栋劝他有机会能逃就逃,不要想那么多。韩子栋利用当时被安排在小卖部的条件,换了8万元钞票交给许晓轩,作为他们逃出去时的急用,但许晓轩始终没有逃。1972年韩子栋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谈到这件事时,还深感遗憾。

1947年底,一块商量、策划越狱的李子白被转渣滓硐。即使有机会也难以一块越狱了。临分手时,许晓轩写了一首《赠别》诗送李子白,诗中写道:

相逢狱里倍相亲,共话雄图叹未成。

临别无言唯翘首,联军已薄沈阳城。

诗中对共同策划的越狱计划(雄图)不能一起实现而遗憾,但对未来中国的前途和革命的胜利又充满信心。

1949年11月,中国大部分已经解放,解放军大踏步向西南进军,重庆解放在即。14日,已去台湾的蒋介石飞回重庆,亲自布置了对革命者们的大屠杀。

11月27日下午,特务头目杨进兴在牢门外喊:“许晓轩出来!”

许晓轩知道自己为党献身的时刻到了。他从容不迫地站起来,把身上一件外衣脱下来披在一个难友身上说我穿着没用了,你披着吧,能穿多久穿多久”,然后他转身和同室难友一一告别,走出牢门。他又回头对着牢内大声说请转告党,我做到了党教导我的一切,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仍将这样……”

他大义凛然地走向刑场,高声对刽子手们说:“你们这些狗东西活不了几天了,人民就要审判你们了!”

枪响了,许晓轩烈士倒下了,年仅33岁。

烈士就义后三天,山城重庆解放了,人民解放军军管会找到了他的遗体。

1950年1月15日,重庆各界为殉难烈士举行了隆重追悼会,邓小平、刘伯承等我党我军高级领导人亲往祭奠。许晓轩烈士的遗体长眠在青松翠柏环绕的烈士陵园中。


下一条:冯传庆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