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英烈传
冯传庆
点击次数:

冯传庆,河北涿县人,1913年生。祖父是前清官员,父亲冯念诒曾任绥远省归化电报局局长。母亲沈荷崖,生有长女握梅,二女啄霞,小女晓湘,冯传庆是唯一的男孩,排行老三。冯传庆7岁时,因父亲纳妾导致家庭不和,母亲带着冯传庆和小妹晓湘离家回到杭州娘家。外婆家很穷苦,母亲靠养蚕和刺绣维持生活,抚养两个儿女。冯传庆靠在交通部从事电讯工作的姐夫资助,才得以上学读书。

冯传庆10岁时才出麻疹,因母亲忙于生活,对他缺少照料而导致染上天花,发烧昏迷,险些夭折,后来虽然历尽磨难活了下来,但一张俊秀的脸上却落下麻子。

冯传庆中学毕业后,考人上海无线电学校,结业后先在威海电台工作,后调到天津电台。因他业务技能拔尖,听力特别好,能听到非常微弱的呼号,被国民党军统局看中,硬调他到庐山受训。在庐山受训期间,他非常苦闷,但又无法摆脱。他写了两首《七绝》抒发当时的心境:


(一)

四方多难上庐山,万般无奈一往还。

纵使上清无限好,难忘忧患满人间。

(二)

庐山高处最清凉,却恐消磨半热肠。

自是人间庸俗骨.原来不惯住仙乡。

诗中不难看出他对当时处境的无奈,对灾难深重的祖国和人民的关心。

庐山受训结束后,冯传庆被安排在军统电讯总台,不久被擢升为电台总领班、副报务主任。虽说地位变了,工作条件不错,工资收人也不薄,但他那颗爱国之心却未泯灭,对国民党的倒行逆施十分不满,对军统不抗日却专门对付共产党的作法感到愤恨,遂产生了投向共产党的念头。1938年8月,他和同在电讯总台工作的好友张蔚林密谋后,二人着便衣去到曾家岩50号周公馆(当时南方局所在地),要求见周恩来。南方局军事组负责人叶剑英派曾希圣和雷英夫二人接见了他们。他们向曾希圣和雷英夫说明他们是军统局电讯总台的人,但实在不想在那种地方干下去,要求加人中国共产党,到八路军里去参加抗日。据雷英夫同志1982年在《虎穴英雄》一文中说%)他们(冯、张)讲了一些情况,和我们过去得到的比较接近,……于是就采取试探的态度,提出几个问题,其中包括他们工作的电讯总台的情况,如有多少电台,有多少人和电台编制等情况,他们都回答了。我们接着就提出来要他们提供情报,他们真把情报送来了,还提供了一些我们没掌握的情报。因此我们觉得这两个人是好人,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把戴笠特务机关的密码、情报都搞来了,这就是严峻的考验……”

冯传庆和张蔚林得到了南方局军事组的信任,由叶剑英、曾希圣介绍,秘密加人了中国共产党。叶剑英作出了把他们作为打人军统内部的突破口的决定,让他们继续留在军统电讯总台,以特殊身份为党工作。

1939年10月,张露萍受中组部派遣,从延安回到四川搞统战工作,到南方局报到时,叶剑英决定改派她打人军统特务系统中去,给她的任务是一、传递情报。二、巩固和教育冯、张,相机发展组织。给她化名张露萍,和张蔚林以兄妹关系出现开展工作。后来在经过考察又在电讯台发展了王锡珍、赵力耕、陈国柱、杨洸几名秘密党员,并成立了军统电讯台秘密支部。

冯传庆以他身为电讯总台总领班和副报务主任的特殊身份,经常把截获的机密情报交给张露萍,由张露萍转送给南方局。有时情况紧急他甚至冒着危险直接用军统电台向延安发报。

有一次他在收报中得知有一个特务潜伏小组已深人延安,他立即把这个情况通知了张露萍,张露萍把消息立即告诉了南方局,在南方局和延安联系不久,这个特务潜伏小组被抓获了。冯传庆利用工作之便,为党收集了许多重要情报,为我党及时掌握国民党反动派的动态,提前作出防范,避免损失,作出了极大贡献。

1940年2月,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张蔚林因工作中不慎烧坏了一只真空管,沉不住气逃出看守所而被抄了住处,军统在张蔚林住处搜出密码、电台分布图和七个党员的名单,一下子暴露了。戴笠下令抓人。

张蔚林等人被捕时冯传庆在机房值班,他从窗口看见宪兵拥进院子,知道不好,从后面翻窗逃脱了。

冯传庆从电讯台逃出后,径自跑到南方局找到叶剑英,叶剑英问明情况后,感到事情严重,给了冯传庆200块大洋,见天气寒冷,又把他自己的一件古铜色皮大衣给了冯传庆,叫他立即过江,一直朝北到延安去,并一再嘱咐冯传庆在路上要舍得花钱,住大饭店,装成一个有钱商人的样子,才不会被人怀疑。冯传庆过江到青木关后,没有听从叶剑英的嘱咐,太困了就在一农户草堆中睡着了。第二天天亮,当地人发现了睡在草堆里的冯传庆,见他衣着华丽但睡在草堆中,认为他是给日本飞机指方向的汉奸,把他捆送到警察局,这时,军统的通辑令也下来了。冯传庆就这样被捕了。

冯传庆被捕后,和张蔚林们几个一块被关在看守所里,军统当局对他们严刑拷问,他们咬紧牙关,宁死不屈。但因叛徒安文元出卖,把他们的底细交待了。他们彻底暴露了。

1941年3月,冯传庆和张蔚林等被送到贵州息烽集中营关押。

到息烽集中营后,冯传庆先和五个战友一块被关在“和斋”楼上,后他们几个被分开关押,冯传庆被转人“仁斋”,最后又转人"爱斋”。他们身带重镣,被关在黑屋中半年多,1941年10月,周养浩启动他的所谓“狱政革新”,冯传庆他们也被放出来参加生产劳动,才除去重镣。冯传庆在息烽集中营,“狱中支部”经张露萍介绍,了解了他是一名坚强的共产党员,把他吸收到“秘密支部”内。

冯传庆是个孝子,从他在威海工作开始,每月领了薪水,首先寄给母亲。到重庆后,母亲也迁到重庆和妹妹晓湘一家住在一起。冯传庆虽说因工作特殊,不能常和母亲在一起,但每月必然把供养母亲的钱送去。冯传庆被捕后,家里一下没了他的消息,四处打听,毫无结果,疼儿的母亲日夜啼哭,竟哭瞎了双眼。1960年他母亲在成都去世时,还拉着外孙女赵定华的手说,你无论如何要找到你舅舅,如果他不在了,也要把骨头找回来,和我埋在一起。老人含恨而终了。1984年5月10日,冯传庆烈士忠骨迁人新建的陵园时,赵定华来到息烽,在陵园内种了一颗纪念树,带回两颗冯传庆的牙齿,埋在外婆坟中,了却了老人的遗愿。

1945年6月,戴笠来视察息烽,对周养浩说:“你千万不可大意,西安监狱刘子龙(中共党员,解放初期任西安警备司令)暴动,打死了看守,带着一些犯人逃了。”戴笠回重庆后,即电令周养浩将张露萍七人处决,报局备案。”

1945年7月14日上午,冯传庆和五个战友被押上了卡车,接着,张露萍被押上了车。周养浩告诉他们是送去重庆释放。在车上,他们高唱《国际歌》,表现出一种视死如归的气慨。车子开出集中营3公里时,转弯朝快活岭开去,在快活岭军统被服仓库前停下。特务们叫他们几个下车,说要装运一些被服去重庆。他们踏上仓库院子前的石坎时,特务从背后开了枪。他和战友们倒在了血泊中。特务们在烈士就义处附近把他们遗体草草掩埋。由于历史的原因,烈士们的事迹竞无人知晓,直到1982年中组部下达了关于对殉难烈士复查的通知,经中央党史南方局党史资料办、中共四川省委、息烽县委的共同努力,才弄清了烈士的战斗业绩,拂去了历史的尘埃。

1984年,贵州省人民政府,息烽县人民政府在烈士牺牲的快活岭重建了烈士陵园,修建了高大的纪念碑。5月10日,烈士忠骨迁人烈士陵园。

冯传庆烈士和他的战友们的忠骨长眠在息烽快活岭的青山之中。


上一条:许晓轩
下一条:杨洸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