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英烈传
张蔚林
点击次数:

张蔚林,1916年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市。青年时代在上海积极投身到抗日救亡运动中,为了寻求报国之路,张蔚林考人了上海电讯培训班,结业后,被安排在皖南搞电台工作,后被调到重庆,在军统电讯总台任电讯侦察科的股长。

张蔚林在电讯总台工作时,对军统特务机关的倒行逆施,打击迫害共产党的行为大为不满,1938年8月下旬的一天,他着便衣去到曾家岩50号周公馆(南方局驻地),要求见周恩来。周恩来当时不在,他又要求见叶剑英,南方局军事组负责人叶剑英同志不知他要干什么,又是从军统电台来的,不敢贸然接见,就叫曾希圣和雷英夫二人接见了他。张蔚林向雷英夫们说他当年在上海时曾加人中国共产党,后来因上海地下党组织遭破坏而和党失去联系,后来考人电讯培训班,现在在军统电讯总台工作。他要求:一、恢复他的党组织关系;二、介绍他到延安或八路军里去。当时曾希圣和雷英夫考虑到他在军统工作,军统是搞阴谋的大本营,摸不清他的底细,又一时难以弄清他到底是不是共产党员,所以没有答应他的要求,作了一些解释后希望他留在电讯总台,继续为抗日尽力。

过了两天,一心想回到革命队伍中去的张蔚林和同样想投奔共产党的冯传庆二人又去南方局,再次提出要到延安或八路军中的要求。这次他对曾希圣和雷英夫讲了一些军统方面的情况。

曾希圣他们听了后认为和南方局掌握的基本相同,是真话。又试探性地向他们提出军统电讯总台有多少电台分布在各地,人员编制等,张蔚林和冯传庆一一作了回答。曾希圣又让他们想法送一些情报来,过了两天,张蔚林和冯传庆把一些军统机密情报、电台密码等送到南方局。叶剑英分析他们这样冒着被杀头的危险把这些机密情报送来,说明他们是好人,是真心投奔共产党,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后来由叶剑英和曾希圣介绍,张蔚林和冯传庆秘密加人了中国共产党,(他在上海人党的事一时难以弄清,所以不是作恢复党籍,而是重新人党)。

张蔚林人党后不久,南方局派才从延安来的黎琳化名张露萍,去领导他们工作。因曾家岩50号南方局设在二楼,一楼驻的是一个特务机关,叶剑英叫他们以后不要再来周公馆,以免暴露。情报由张露萍传递。在牛角坨找了两间房子,让他和张露萍以兄妹关系住在那里,以便开展工作。同时相机发展组织。

在张蔚林等努力下,又在军统电讯总台发展了赵力耕、杨洸、王锡珍、陈国柱等,由张露萍介绍,经南方局批准加人中国共产党,并成立了以张露萍任支书的“秘密支部”。

在以后的日子里,张蔚林以他在电讯总台搞“监听”工作的方便,截获不少军统机密情报,通过张露萍送交给南方局,同时掩护冯传庆等在收发报中截取情报。1940年2月,他不慎烧坏了一只电台真空管,被关人军统稽察处看守所,他晚上从看守所里逃出,径自去到南方局报告。叶剑英认为烧坏真空管是工作失误,不是什么大事,要他沉住气,回电讯总台去。

张蔚林的出走引起了军统的怀疑,加上前段时间一些高级机密的泄露,特务机关更加认为有问题,于是搜查了张蔚林在牛角坨的住处。当时张露萍回成都探亲去了,特务们在张蔚林住处搜出了电台密码、全国电台分布图等机密文件,这些东西是绝对不许个人存放的。严重的是搜到了“秘密支部”成员名单,这一下全暴露了。

张蔚林从南方局出来后,总感到心里不踏实,他去找他当年读无线电训练班时的老师、现在的上司军统第四处(电讯处)少将处长董益山,请他想办法帮助他。而此时,他的住处己遭搜查,他已经暴露了,而且董益三己经接到去搜查的特务肖茂如的报告。董益三把搜查的结果告诉了张蔚林,并责备张蔚林不应该瞒着他,骗他,并说:“事已至此,我也无法帮助你了,你的事你自己去了结吧。”董益三写了张条子,派了两个士兵把张蔚林送到局本部交给了毛人凤,张蔚林就这样被捕了。

张蔚林被捕后和其他几个同志一道被关在稽查处看守所。这时他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党组织的安全。看守所所长毛列是戴笠的同乡、军统二处处长何芝园的小舅子,平素和张蔚林很熟。张蔚林送了毛列50块大洋,把一张用暗语写成的纸条请毛列送到重庆中二路四德里一个“亲戚”家去。四德里是南方局一处秘密机关,张蔚林们收集的情况就是由张露萍送到这里转给南方局。毛列认为张蔚林们不过是“违纪”案,关不了多久的,贪图50块大洋,把信送去了。我地下机关接到张蔚林送出的信,立即安全转移了。

张蔚林们的案子的审讯是极秘密地进行的,由戴笠亲自审讯。他们虽受尽百般酷刑,但就不开口。遗憾的是“堡垒往往被从内部攻破”,安文元经受不住严刑,把一切都招了,出卖了组织和同志。还供出了四德里地下机关。戴笠立即派人去中二路四德里抓人,但已人去屋空。戴笠得知毛列曾给四德里送过一封信,大怒,立即把毛列枪毙了。

张蔚林他们全被钉上重镣,关在牢里。蒋介石听戴笠报告后,气得大骂戴笠一顿,在军统电讯总台竟然发现了几个共产党,真是天大的讽刺,蒋介石在报告上批:“长期关押,随时可以处决。”70年代台湾出版过一本关于军统历史的书,里面谈到“军统电台案”,认为是军统历史上一件极大耻辱。

张蔚林等人在重庆被关押了一年,1941年3月,被送到息烽集中营关押。

在息烽集中营,他们被关在“和斋”楼上,后来“和斋”被改作铅印厂,他和战友们被分开,他被关在“爱斋”。在集中营内,因他是无锡人,被难友们称为“小无锡”。张露萍向“狱中秘密支部”介绍了张蔚林等人的情况,“狱中秘密支部”把他和冯传庆等几个吸收到“支部”内,在“支部”领导下继续坚持对敌斗争。

1945年6月,戴笠来息烽集中营视察后回到重庆,即电令周养浩将张露萍七人处决,报局备案”。

1945年7月14日,他和六个战友被押上卡车,特务们告诉他们是送重庆去释放。但他们知道为党献身的时刻到了。在车上,他们高唱《国际歌》(据当时坐在刑车驾驶室的司机助手李复志回忆说:七人在车上高声唱歌,我不知是唱的什么。解放后听见到处唱,我才知道是叫《国际歌》)。车开出集中营行驶了3公里后,转人小道开到快活岭军统被服仓库前停下。特务们叫他们下车,要装一些被服去重庆。张蔚林和战友们下车后朝被服仓库走去,刚踏上被服仓库院子前石坎时,特务们从背后开了枪。张蔚林和战友们倒下了。他牺牲时年仅29岁。

1984年5月10日,贵州省人民政府,息烽县人民政府在烈士牺牲的地方修建了烈士陵园,建了高大的纪念碑。张蔚林和他的战友的忠骨被迁人烈士陵园内。永远受到人们的悼念。


上一条:宋振中
下一条:陈国柱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永靖镇阳朗村(210国道旁) | 联系电话:0851-87700529
Copyright © 2015-2016 www.xfj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贵州省息烽集中营革命历史纪念馆